<em id="x52mj"><ol id="x52mj"></ol></em>

      <em id="x52mj"><ol id="x52mj"><mark id="x52mj"></mark></ol></em>
        <div id="x52mj"></div><div id="x52mj"><tr id="x52mj"></tr></div>
        <em id="x52mj"><ol id="x52mj"></ol></em>

        <em id="x52mj"><ol id="x52mj"></ol></em>

        1. <div id="x52mj"><tr id="x52mj"><object id="x52mj"></object></tr></div>

          1. <div id="x52mj"><ol id="x52mj"><object id="x52mj"></object></ol></div>
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x52mj"><tr id="x52mj"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1. <em id="x52mj"><ol id="x52mj"></ol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x52mj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x52mj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2. <em id="x52mj"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x52mj"><tr id="x52mj"><object id="x52mj"></object></tr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x52mj"><ol id="x52mj"></ol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d id="x52mj"></d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x52mj"><ol id="x52mj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封面 | 陈东升:真正的企业家时代到来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布时间:2018-11-2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日前,泰康保险集团创始人、董事长兼CEO陈东升接受了知名刊物《中国企业家》的专访,并凭借影响力再登最新一期《中国企业家》杂志的封面。陈东升在接受专访时提到:“当中国经济进入以效率和创新驱动为核心的阶段,真正市场化、真正具有企业家精神的企业会更加适应并能够及时抓住这一机遇。”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陈东升2018年收获了一件大礼:泰康保险集团首次上榜2018年《财富》世界500强,以240.58亿美元的营业收入位列第489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泰康是中国经济发展的缩影,进入世界500强只是表明我们进入了某一个档次。我老讲,13亿中国人会把我们抬进世界500强,这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。下一步更重要的,是做好泰康的医养战略。”陈东升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创业26年,恰逢中国改革开放40年,作为92派企业家的代表,陈东升感慨良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谈起创业,陈东升说:“以1992年的时间为限,如果提前五年下海,人家一定说陈东升犯错被开除了;假如我提前三年下海,人家一定会说陈东升混得不好,没本事;而到1992年下海,那就是英雄。所以没有整个社会价值观形成这个共识,也没有今天的‘92派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的确,时代的潮起潮落,政策的波澜起伏,在中国的企业家群体身上,刻上了深深的烙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陈东升出生在湖北天门的一个小县?#24688;?#23567;时候,他就特别?#19981;?#35835;报刊杂志,如《参考消息》《人民日报?#36820;齲?#36825;些报刊填补了封闭时代的好奇心,也打开了他观察外界的窗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武汉大学政治经济?#24403;?#19994;后,陈东升进入对外经济贸易合作部国际贸易研究所发达国家研究室。1988年,31岁的陈东升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《管理世界》杂志社任职副总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四年后,整个中国酝酿已久的思潮终于爆发,这改变了中国,也改变了陈东升的一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吴晓波曾经在他的代表作《激荡三十年》里,写过这样一句话:“在科学史、艺术史和商业史上,当一个流派或国家正处于鼎盛的上升期,便会在某一年份集束式地诞生一批伟大的人物或公司。这个现象很难用十分理性的逻辑来推导,它大概就是历史内在的戏剧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92年,就是这样一个年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84年,中国改革从农村走向城市,也迎来第一次创业高潮。而改革真正得以深入推动,则始于1992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一年,邓小平发表的南巡讲话,像一道闪电,劈开了彼时暮气沉沉的中国。1992年5月,国家体改委颁布《有限责任公司规范意见》和《股份有限公司规范意见》两个文件。是年年底,中国共产党十四大召开,这次大会上第一次提出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批嗅觉敏锐、血气方刚的年轻人纷纷下海,踏上创业的征程。这股热潮催生了著名的“92派”企业家。陈东升,便是其中最具代表意义的创业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经历了上世纪80年代的政策起伏、彷徨反复,1992年的中国社会已经形成了一个重要的共识:下海经商是件光荣的事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比起1984年的草莽英雄和1998年的互联网精英,这次创业潮的主体有一个特点,他们中有很大一部分是政府官员和科研?#26680;?#30340;知识分子,如陈东升、冯仑、田源等人。据《中华工商时报》的统计,当年中国至少有10万党政干部下海经商,而吴晓波的《激荡三十年?#20998;校?#36825;个群体的数字是30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就在这一年,陈东升开始筹备创办拍卖公司和人寿保险公司。1993年,中国第一家现代拍卖公司中国嘉德拍卖成立。一年后,他又和弟弟陈平创办了物流企业宅?#24444;汀?996年,泰康人寿成立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9616;?#21016;永好等第一批试水的企业家,92派这批?#20197;?#20799;,公司成立伊始就可以按?#23637;?#20221;公司、有限公司的?#38382;劍?#24314;立产权清晰的现代股份制企业。他们是真正的市场经济和现代企业制度的试水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陈东升认为,这皆得益于1992年,国家体改委颁布了《股份有限公司规范意见》和《有限责任公司规范意见》。“这两个文件不亚于三中全会的文件,没有这两个文件,下海就没有依据。1992年创业的这批人,就是以这两个文件为依据,成立的公司都是有限公司和股份公司。所以,1992年的下海浪?#20445;?#26159;真正的以现代企业制度为依据的创业。”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改革开放40年波?#38454;?#38420;,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其中一个表?#24535;?#26159;民营企业的崛起和企业家群体的壮大。今天,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。这一定程度上证明了改革开放40年的成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而,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。上世纪90年代前后,计划和市场的争论被上纲为姓社姓资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92年,在复杂的国际国内环境下,经过反复博弈达成共识,邓小平南巡讲话锚定了中国大船的航向。在这个基础上,才诞生了真正意义上的现代企业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通过改革开放,中国社会大多数阶层被连接在了一起,逐渐形成了命运相连、方向一致的共同体。这个共同体不仅是利益上的,也是思想上的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以来,社会上出现了一些杂音,有人声称“国进民退,民企已完成历史任务,应该退出历史舞台?#20445;?#26377;人说“混合所有制改革是一?#20013;?#30340;公私合营”??这些似曾相识的杂音,让民营企业家群体深感不安:改革开放40年形成的各?#24535;?#27982;成分身份平等地在市场经济中共同发展的共识,是否有动摇乃至被否定的危险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1月1日,习近?#38454;?#20070;记在京主?#32456;?#24320;民营企业家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,全面回顾改革开放以来民营经济发展的历程,再次肯定民营经济的历史?#27605;?#21644;地位作用,重申坚定坚持两个“毫不动摇?#20445;?#23545;否定、怀疑、动摇我国基本经济制度的言行进行了批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习近平的讲话中,特别提出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是自己人、是同路人。“这一句话暖人心、定乾坤,坚定了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的信心,将调动我们国家所有人的积极性。”陈东升说,“我认为,习总书记的这次讲话,将开启中国民营经济发展的又一个春天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陈东升一?#34987;?#36291;于中国企业界和学术界。他对宏观经济研究多年,还有三段企业管理?#23548;?#32463;历,对改革开放和中国经济有独到的思考及系统观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纵观中国改革近四十年的历程,中国出现了几波创业大?#20445;?#24182;集中诞生了一大批对中国经济产生深远影响的企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陈东升看来,84派历史厚重、悲怆,因为当时并没有保护企业家的《企业法》,导致这一时代出现了大量的产权不清、公司治理结构概念全无的野蛮生长状态的企业;92派是中国企业家中第一代现代企业的试水者,从这一时期开始,中国企业开始有明晰的产权、现代企业制度以及现代企业治理结构;海归派带回来了创始人制度、期权制度,用以解决团队的利益激励问题,同时也带回了在中国创业的天使、风投、PE模式,完善了?#26102;?#22312;创业过程中的工具作用。当下,中国的创业公司都有机会在完善的企业制?#32676;头?#36798;的?#26102;?#24066;场下成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而不同的创业大?#20445;杂?#30528;不同的历史进程。上世纪80年代,整个社会完成宏观改革;90年代,企业家阶层形成;本世纪初,中国加入WTO,开始全方位融入全球化和世界经济体系;今天,中国从工业化社会向后工业化社会转型,需要完善现代化经济体系和国家现代治理结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无论哪个阶段,“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?#27604;?#28982;是重心。不过陈东升认为,这也带来了副作用。最大的副作用是实用主义带来的价值观的堕落,对过去的过分否定和左右失调。我国已经实现了一部分人先富起来,但共同富裕?#21019;?#22312;缺失,贫富差距悬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经济?#38382;?#19979;,企业该如何发展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现在的十年,中国经济进入拐点,后工业化时代到来。”陈东升说,工业化时代,解决的是?#29575;?#20303;行问题,后工业化时代,需要解决“娱教医养”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是因此,泰康打破了传统的保险公司发展模式,把保险、资管、医养形成一个闭环。几年前便提出医养结合的大战略,并已陆续在全国十三个城市布局建设医养社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经济?#38382;?#19979;,政商关系也出现了新的变化。原有的“跑马圈地”资源交换型经济结构已经饱和,亲清型政商关?#26723;?#21040;推崇。陈东升认为,未来的企业竞争要靠创新、效率、团队核心竞争力。“真正的企业家时代到来了。”陈东升说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下为陈东升就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经济的发展以及企业发展与《中国企业家》的对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共识从无到有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E:过去40年,国有经济、民营经济等各?#24535;?#27982;?#38382;?#20998;别经过了不同的发展历程,最终形成一个共同的改革共同体。你亲历了整个过程,你观察到的这个构建共同体的过程是怎样的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陈东升:改革开放一路走来是一个曲折的过程。1956年,中共八大提出来以经济建设为中心,但是后来又走向了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国家战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75年,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提出分?#35762;阶擼?#21040;本世纪末实现四个现代化。十一届三中全会上,提出把党的工作重心从阶级斗争转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,这是一个核心的变化。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特别是1977年恢复高考,整个社会的动荡之源清除了,全国人民都兴高?#38378;摇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认为,四个现代化和改革开放是有本质差异的,四个现代化还是一个?#38469;?#23618;面的具体认识,而改革开放是全方位的,是整个社会从意识形态、思想观念,再到社会组织?#30830;?#38754;全方位坚定地跟国际接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?#26434;凇?#25913;革开放共同体”的这个概念,我一?#27604;?#20026;,中国改革最大的核心是保持存量,放开增量。政府主导经济,国企、外资和民企共同发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的国企改革,是人类历史上没有的。当年国企改革,几百万工人下岗,但?#32426;?#36807;来了。后来一些大国企又在美国、香港等地上市,这是想象不到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外企给我们带来?#26102;盡?#31649;理、?#38469;酰?#25105;觉得最重要的是现代企业治理结构。现代企业治理结构是西方人完成的,这是对我们最大的帮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过去的民企,最早是个体户、万元户,后来有些人做成功了,社会对民企逐渐认可。民企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组成部分是乡镇企业,乡镇企业的崛起,温州模式、苏南模式、东?#25913;?#24335;出现。还有民办科技企业,由互联网、海归派主导的新经济高科技领域,民营经济发展起来了。目前科技领域基本上是民营经济主导,消费领域中民企还没有完全崛起,我相信未来应该也是民企的机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想说,共同体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。大家依靠一股力量组织起来,形成新的(组织)叫共同体,但在中国不是这样的。中国是国企、外资、民企有不同领域的分工,这种分工是自然形成的,相互补充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E:2018年,社会上有些不同的声音,这种共识似乎有所变化,你是否感受到了这种变化?这种变化背后,是民营企业家隐隐的不安,你认为这种不安从何而来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陈东升:现在确实有不同的声音,还没有达成共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国企是执政基础,民企能量要?#22836;牛?#22806;资要被认可,现在需要把三者统一在市场的共同原则下,形成共识,三者共同发展。我希望对各经济主体真正的一视同仁,平等享有国民待遇并得到法律上的保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央召开了民企座谈会,民企应该可以放下心了。但下一个春天需要一个酝酿、发展、成长、壮大、?#36865;?#30340;时间过程。我认为,民企力?#24247;?#21040;?#22836;牛?#20013;国经济的春天到来,是毋庸置疑的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E:曾经的改革是很艰难的,能取得今天的成就,是反复博弈达成的共识。这一次的民企座谈会,和邓小平南巡前的社会大讨论,有何共同点?又有何不同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陈东升:这两次都是社会处在内外矛盾凸?#35029;?#20135;业升级转型的时候,需要直面问题,需要做出正确的判?#24076;?#35753;大家放心往前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世纪80年代,“温州是?#26102;?#20027;义”“让个体户倾?#19994;?#20135;”的观点都出现过,后来邓小平南巡讲话之后,以及中国十四大确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之后,才促使民企放心发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一次也一样,内外部?#38382;?#32473;中国的崛起提出了巨大的挑战,中国经济要?#20013;?#20581;康发展、中华民族要实?#27835;?#22823;复兴,焕发企业家精神,特别是调动民营企业家的积极性至关重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社会上出现了“三论?#20445;好?#20225;退出历史舞台论,混合所有制改革是新的公私合营论,工会控制民营企业论,大家认为这都是错误的。民企座谈会批判了这些错误?#26376;郟?#30830;定了民企是自己人,这很重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中国的本质,是不变的路线方针,这可以?#22836;?#24456;大能量。站在历史的角度,中国就是这么一步一?#38454;?#36807;来的,我认为民企将迎来第二个春天。第一个春天是民营企业从无到有、?#26377;?#21040;大。这一次的春天就是民营企业做大做强,专注主业、专注专业。过去的是跑马圈地,野蛮生长,现在是进入效率和创新驱动,做大做强的阶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开启第二个春天,有两个前提:亲清型政商关系以及党的领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习总书记提出的?#20303;?#28165;二?#20013;?#22411;政商关系,让企业家有更多的精力把事情做好,这个具有划时代的历史意义。严格讲,亲清型政商关系,需要市场经济更发达,法治社会更加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过去改革开放40年取得成功的三大法宝,第一个就是共产党的领导。在党的领导下,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,保证了社会稳定,带来了经济发展;市场化改革和市场化取向,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,是第二个法宝;第三个?#24378;?#21551;建立社会主义的法治社会。市场经济就是法治经济,否则就没有市场经济的今天和明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重构共同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E:1992年邓小平南巡的时候,当时你应该是35岁,正?#30331;?#26149;盛年。?#26434;?#20105;议,邓说“不改革开放,不发展经济,不改善人民生活,只能是死路一条。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,动摇不得。只有坚持这条路线,人民才会相?#25293;悖?#25317;护你”。你当时和现在对此的认知是否有所不同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陈东升:以前的中国,发展决定一?#23567;?#37027;时候讲发展是硬道理是对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天的中国发展起来了。虽然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战略不变,但今天中国面对的问题,不是单纯的经济问题,也不是单纯的公平问题、法治社会建设问题,也不仅仅是廉洁奉公、贫富差距、社会道德价值观重塑问题,而是一个综合复杂的问题。今天,已经不是发展决定一切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天的核心,是中国坚持改革开放,坚持市场经济,坚持企业家精神的发扬不动摇,最终造福社会,造福人类。这是我的期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E:2017年党中央和国务院也出台了保护和弘扬企业家精神的文件。这在中国历史上是史无前例的对企业家、对市场经济、对私人财产保护的制度。这次,国家高层也有发声,你从中解读到的是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陈东升:80年代开启的经济改革,1992年确立的市场经济,本世纪初加入WTO,到今天提出的现代化经济体系和国家现代治理结构,特别是2017年党中央和国务院出台了保护和弘扬企业家精神的这样一个文件。有恒产才有恒心,这在中国历史上是史无前例的对企业家、对市场经济、对私人财产保护的这样一个伟大的制度。包括这次座谈会,很多重要部门都到场了。国家这次澄清了一些错误?#26376;郟?#20445;护企业家精神和产权,民企的发?#22815;?#22659;一定会逐步地好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重构改革共同体,就是国民待遇平等,市场主体不管是国有、外资还是民企,国民待遇应该一视同仁,在公平、透明、法治社会中竞争合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四十年改革开放进程看,在政府主导经济的前提下,国有企业、外资企业、民营企业蓬勃发展,共同带来了中国经济今天的繁荣。在这三股力量之中,国企是基础,为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?#27605;祝?#22806;资带来了?#26102;盡⒓际?#19982;先进管理经验;民营经济从无到有,如今已经占据主导地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根据国家统?#20973;?#30340;数据,民营企业就业人数占比从1978年的“几乎为零”上升到2016年的77.6%;外资企业就业人数在2013年达到高峰后开始下降,2016年就业占比为6.28%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天的世界500强,中国占到一百多。其中国企占到八十多家,民企占到二十多家,国企占五分之四。顶尖大公司以国企为主。但中小企业,解决就业的企业特别是在服务业中,以民企为主。社会经济结构中,宝塔尖上是国企,有少数民企。而外资有很多在中国销售额突破2000亿人民币,从单体来讲,其实都是世界500强。我们对跨国公司在中国的发展研?#24247;?#19981;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1~8月,工业利润国企占14000多亿,民企和外资各占10000亿出头。有人说“国进民退?#20445;?#22269;企过去占到百分之二十多,现在?#21069;?#20998;之三十多。我不这么认为,三分天下,国企占40%,其他各占30%,基本应该是这个概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真正的企业家时代到来了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E:改革开放四十周年,民营企业崛起,企业家群体壮大。新经济?#38382;?#19979;,这个群体该如何更好地取得发展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陈东升:企业野蛮生长的时代过去了,利益交换时代过去了。产业在整合,市场在细分,未来谁是领头羊?一定是有完善成熟的企业治理结构的企业,有完善的企业价值观和战略,有完善的核心团队和核心竞争力,有很强的风险控制能力的企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真正的好企业发展的时代到来了,整个中国的企业家群体都会上一个大台阶,更靠近成熟经济,更靠近世界企业家群体的素质。未来更高素质的企业家群体会诞生,像马云、马化腾、任正非这样的企业家,会越来越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经济经过这40年的高速发展已经进入了一个效率和创新驱动的时代。中央已对当前经济?#38382;?#20316;出了“新常态”的准?#25918;卸希?#20854;本?#36866;?#20174;工业化社会向后工业化社会转型,从投资、出口驱动为主向内需、消费驱动为主转型,从以制造业为主向以服务业为主转型。中国已经形成庞大的中等收入群体,老龄化社会也在加速到来,这一切使得中国消费结构发生了深刻变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靠效率和创新,真正健康发展的成熟企业和企业群体正在形成。企业家是市场经济中实现社会生产要素最优配置的核心力量之一。当中国经济进入以效率和创新驱动为核心的阶段,真正市场化、真正具有企业家精神的企业会更加适应并能够及时抓住这一机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总体来看,中国经济发展依旧需要紧抓制造业等实业,这是基础,但它们在经济结构中的比重一定会逐步下降。同时,服务业的比重会不断上升,目前发达经济体服务业占比基本都在70%以上。现在,中国互联网经济已经进入下半场,同时服务业大消费时代的风口才刚刚到来,中国企业一定要努力,力争在消费领域产生世界级的企业和企业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现在,真正的企业家时代到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E:你曾说,中国企业家经历了84派、92派、海归网络派和后WTO派四个发展浪?#20445;?#32780;改革开放孕育了企业家与企业家精神。在你看来,这四个阶段的企业家群体,其企业家精神各?#26434;?#20309;不同?他们的历史使命有何不同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陈东升: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机遇和挑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以产权制度变迁为脉络,中国企业家群体历经了84派、知识分子下海的92派、互联网浪潮的海归派以及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后WTO派等多个发展阶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邓小平84年南巡,诞生了像柳传志、张瑞敏、王石、任正非这样一批企业家;1992年邓小平第二次南巡?#20540;?#29983;了像冯仑、田源、艾?#35775;韉日?#26679;一批以社会精英为主体下海的企业家。到了90年代中后期,海归成为了一个时尚,互联网成了一个新经济,所?#26434;值?#29983;了像马云、马化腾、李彦宏、雷军?#26085;?#20123;企业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企业家精神真的是从不自觉到自觉,从被动到主动,从狂野到成熟,从躁动到平静,从赚钱到做社会公益,从模糊?#30097;?#30340;商业交易,逐?#38454;?#21521;新型的政商关系。改革开放这40年,民营企业经过了野蛮生长、跑马圈地,确实良莠不齐,也有官商勾结,民营企业家这个群体没有形成一个榜样力量。为什?#27425;?#32769;?#24247;?#27491;能量,包括这次央?#21360;?#23545;话》里我对企业家精神专门讲到“模范精神?#20445;?#20854;实是有针对性的。我说企业家精神是冒险精神、乐观精神、专业精神,还有就是模范精神。冒险精神是首要的,乐观精神就是坚?#24535;?#31070;。模范精神是?#19994;?#19968;次提,可能在过去关于企业家精神里面也没人提这个。企业家精神要成为这个社会的先进力量,包括这次“百名杰出民营企业家”表?#32654;?#38754;也提到,民营企业家要具有良好的道德品行和社会形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企业家精神的最核心是冒险创新,但是不是说想创新就创新,创新的动力来?#26434;?#20160;么?#31185;涫德?#20811;思当年《?#26102;?#35770;》里有一句话,就是说这些?#26102;?#23478;对利润的?#38750;?#30340;原因是什么呢?一个外在竞争的压力,还有一个内在对利润的冲动,这两个因素促成了这些,今天应该讲你要保持你的竞争能力,你只有不?#31995;?#21019;新才能超越你的对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个国家的繁荣发展需要有?#20013;?#30340;企业家精神作支撑,要有敢于创新创业的企业家不断登上舞台。美国150年的繁荣就是三股浪潮接连推动的,工业浪潮诞生了金融巨头摩根、钢铁大王卡耐基、石油大王洛克菲勒和汽车大王福特;上世纪50年代的消费浪潮诞生了?#32654;澄搿?#36842;士尼、可口可乐、麦当劳等一批消?#30740;?#22823;企业;到了今天的科?#38469;?#25454;时代,又产生了比尔·盖茨、乔布斯、扎克伯格等一批企业家。今天的中国需要面临三股浪潮叠加的挑战,因而也尤其呼唤企业家精神与创新能力建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已经进入成熟企业家精神迸发的历史时期。今天的创业是?#26102;?#22312;寻找企业家精神,只要有好的商?#30340;?#24335;大家都会来投资。当然,最好的创业时期也是竞争最激烈的时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CE:建立现代化的经济体系下,中国已经从当年的摸着石头过河,走向一个较成熟的社会,也需要一个现代化的经济体系和国家治理结构,你认为在这方面,国家和社会还需要做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陈东升:现代的经济体系,就是成熟的经济体系。我认为,工业化国家走过的道路,是人类社会共同的道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前两次工业革命主要发生在英、美等西方国家和日本,第三次工业革命?#24378;?#25216;革命,带来全球化浪潮。二战后是四小龙和中国的崛起。中国在四十年的时间,完整经历了三次工业革命的进程,抓住了全球化浪?#20445;?#25250;抓了机会。我老讲,工业浪潮、消费浪潮、科技浪潮这三股浪潮推动美国的发展。今天中国是这三股浪潮叠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走向成熟社会,建立现代化经济体系和成熟的治理结构,就是中产形成、老龄化到来、服务业占主导,这时的社会经济结构需要适应新的变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很少看到文章研究改革和开放的关系,我认为开放是起因,改革是过程。没有开放就没有改革,没有开放认识到和世界距离的差距就没有改革,没有开放也就没?#24515;?#26631;和要求,我们不知道往哪里走。开放和改革是这样一个关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改革最开始从农村包产到户,到城市的万元户,从价格改革再到产权和所有制的改革,走到今天,改革仍然在继续。开放我们很简单地理解是?#38469;酢⒆时盡?#35774;备,从最早的“三来一补?#20445;?#21040;后来沿海的发展战略,最后中国跟美国经济深度契合,融入了全球化的浪潮。改革和开放这40年就是这样缓慢地一步一?#38454;?#36807;来的,也验证了?#23548;?#26159;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。?#26377;?#23703;村,从深圳撕开了个小口子,才有了今天这样一个宏大的社会变迁的巨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改革还需继续,开放也需继续,我们今天国家战略仍然以经济建设为中心。我们国家提出来市场是配置资源的决定力量,深化改革、依法治国,正在演绎一个更深层次、更大?#27573;А?#26356;综合、更深刻的这样一个改革和开放。我们提出来要建现代化的经济体系,我们要建现代化的国家治理,这已经是从当年的摸着石头过河,到今天走向一个成熟社会。这就是改革和开放的继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泰康保险集团董事长陈东升已确认出席2018(第十七届)中国企业领袖年会,现场聆听他是如何将夕阳行业做成朝阳产业的,以及如何在细分市场坚?#32844;?#21040;上帝触摸额头的那一天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丨中国企业家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财神爷心水论坛资料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x52mj"><ol id="x52mj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x52mj"><ol id="x52mj"><mark id="x52mj"></mark></ol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x52mj"></div><div id="x52mj"><tr id="x52mj"></tr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x52mj"><ol id="x52mj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x52mj"><ol id="x52mj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x52mj"><tr id="x52mj"><object id="x52mj"></object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x52mj"><ol id="x52mj"><object id="x52mj"></object></ol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x52mj"><tr id="x52mj"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em id="x52mj"><ol id="x52mj"></ol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x52mj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x52mj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<em id="x52mj"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x52mj"><tr id="x52mj"><object id="x52mj"></object></tr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x52mj"><ol id="x52mj"></ol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d id="x52mj"></d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x52mj"><ol id="x52mj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x52mj"><ol id="x52mj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x52mj"><ol id="x52mj"><mark id="x52mj"></mark></ol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x52mj"></div><div id="x52mj"><tr id="x52mj"></tr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x52mj"><ol id="x52mj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x52mj"><ol id="x52mj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x52mj"><tr id="x52mj"><object id="x52mj"></object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x52mj"><ol id="x52mj"><object id="x52mj"></object></ol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iv id="x52mj"><tr id="x52mj"></tr></div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em id="x52mj"><ol id="x52mj"></ol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x52mj"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x52mj"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. <em id="x52mj"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div id="x52mj"><tr id="x52mj"><object id="x52mj"></object></tr></div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x52mj"><ol id="x52mj"></ol></e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dd id="x52mj"></dd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em id="x52mj"><ol id="x52mj"></ol></em>